<dfn id="07jbe"></dfn>
    <video id="07jbe"></video>

    <b id="07jbe"></b>
    1. <source id="07jbe"></source>

    當前的位置:首頁(yè) > 汽車(chē)

    以次充好、以舊代新,汽車(chē)維修陷阱怎么這么多?

     調查動(dòng)機

    近日,湖南長(cháng)沙的劉先生向記者投訴稱(chēng),自己遇到了汽車(chē)維修陷阱——他開(kāi)車(chē)不慎撞到路邊護欄,造成前車(chē)燈損壞,于是找了一家汽修店維修,并換了新車(chē)燈。然而,維修過(guò)后不到一個(gè)月,新車(chē)燈就壞了。
    劉先生感覺(jué)其中可能有貓膩,就找了在某汽車(chē)4S店從事維修工作的熟人檢查了一下,發(fā)現此前更換的新車(chē)燈其實(shí)是二手車(chē)燈、問(wèn)題車(chē)燈。劉先生立即去汽修店理論,可對方死不承認。
    “以前就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汽車(chē)維修陷阱多,沒(méi)想到這么多。”劉先生感嘆道。
    汽車(chē)維修有哪些陷阱?又該如何依法規制?帶著(zhù)問(wèn)題,記者進(jìn)行了調查采訪(fǎng)。
    去年8月,山西太原的胡先生發(fā)現自己車(chē)子啟動(dòng)時(shí)有些異常,去當地汽修店檢查被告知,火花塞出現了問(wèn)題,6個(gè)火花塞需要全部更換,否則會(huì )對車(chē)輛發(fā)動(dòng)機造成不可逆的損傷。胡先生同意更換并支付了費用。
    然而,沒(méi)過(guò)幾天,車(chē)子啟動(dòng)時(shí)的異常又出現了。胡先生重新找了一家汽修店檢查,被告知依然是火花塞問(wèn)題。修車(chē)師傅告訴胡先生,車(chē)上6個(gè)火花塞上次只換了3個(gè),還有3個(gè)壓根沒(méi)有更換。
    “換3個(gè)卻收了我6個(gè)的錢(qián),太‘黑’了。”胡先生惱火地說(shuō)。
    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我國汽車(chē)保有量的增加,汽車(chē)維修充斥著(zhù)各種問(wèn)題,其中以次充好、以舊代新最為突出,不僅讓消費者增加了支出,也導致車(chē)輛存在一系列安全隱患。采訪(fǎng)中,車(chē)主呼吁凈化汽車(chē)維修市場(chǎng),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的呼聲高漲。
    以次充好以舊代新
    汽車(chē)維修暗藏貓膩
    在某投訴平臺上,《法治日報》記者以“汽車(chē)維修”為關(guān)鍵詞進(jìn)行檢索發(fā)現,近期相關(guān)投訴就有幾十條,主要涉及更換的配件以次充好、以舊代新。
    去年10月,廣東珠海的趙女士駕駛私家車(chē)從東新高速往珠海方向行駛時(shí),車(chē)胎胎壓出現異常,下車(chē)檢查后發(fā)現左后輪有輕微漏氣狀況。趙女士立刻在某平臺上找到一家名為“×××汽車(chē)搭電補胎修車(chē)(桂城店)”的商家,撥通商家電話(huà)后,商家要求加他們的社交賬號,并把精準定位發(fā)送給商家。
    “商家簡(jiǎn)單了解故障情況后,稱(chēng)‘上高速救援需要800元,先付500元定金,剩余的因情況而定’。”趙女士說(shuō),在她支付500元定金后,商家稱(chēng)已叫拖車(chē)過(guò)來(lái),將拖到下一個(gè)高速口進(jìn)行檢查和修復。
    原本商家說(shuō)維修師傅大約20分鐘到達,但趙女士在高速上等了將近一個(gè)小時(shí)后,維修師傅只是開(kāi)了一輛小汽車(chē)過(guò)來(lái),并沒(méi)有拖車(chē)。師傅讓她慢駛到下一個(gè)高速出口,到達廣州南站出口后,師傅幫她檢查輪胎,發(fā)現是左后輪胎扎了釘子,稱(chēng)無(wú)法補胎,只能更換新輪胎。
    無(wú)奈之下,趙女士只得咨詢(xún)換輪胎的價(jià)格,被告知需要3500元時(shí),趙女士覺(jué)得太貴,就表示不需要了。后來(lái)師傅讓她聯(lián)系商家,商家說(shuō)可以便宜200元,而且安裝新輪胎送維修保養服務(wù)一次,于是趙女士同意更換輪胎。
    之后,趙女士又在高速口等待了1.5個(gè)小時(shí),師傅才回來(lái),說(shuō)找到了相同品牌的輪胎。在安裝后,趙女士轉給了師傅3300元。
    第二天,心存疑慮的趙女士找到了當地一家汽修店,跟修車(chē)師傅說(shuō)了事情經(jīng)過(guò),師傅說(shuō)可以看看輪胎的生產(chǎn)日期,她查看后發(fā)現輪胎安裝反了,沒(méi)有辦法看到生產(chǎn)日期。隨后,修車(chē)師傅幫她把昨天的輪胎拆下來(lái)重新安裝,令趙女士震驚的是,她發(fā)現該輪胎有修復的痕跡,而且看生產(chǎn)日期等與其他三個(gè)輪子一樣,很明顯輪胎是趙女士之前換下來(lái)的舊輪胎,商家壓根沒(méi)有幫她更換新的。
    “這完全是欺詐行為,裝上舊輪胎后,我還駕駛了100多公里。修理廠(chǎng)為了賺錢(qián),太不把消費者的安全當回事了。”趙女士氣憤地說(shuō)。隨后,趙女士找商家要求賠償,遭到拒絕。
    記者在多個(gè)平臺檢索發(fā)現,類(lèi)似投訴并不少見(jiàn),而這些投訴大多是因為汽車(chē)維修過(guò)程中配件欺詐和隱瞞汽車(chē)關(guān)鍵信息引起的。
    對此,天津紅橋某汽修店一名從業(yè)人員告訴記者,大部分車(chē)主在維修時(shí)都會(huì )把汽車(chē)留在店里,商家告知修好后才來(lái)取車(chē)。一些汽修店就利用這段時(shí)間,拆下本身質(zhì)量較好的汽車(chē)零件,換成舊的零件,只要車(chē)子沒(méi)有明顯故障,車(chē)主很難發(fā)現其中的問(wèn)題。
    “即使車(chē)主在現場(chǎng)看著(zhù)也不怕,車(chē)里有很多線(xiàn)路和零件,維修師傅指著(zhù)好部件說(shuō)成是壞的,不懂的人根本看不出來(lái)。事實(shí)上,大部分車(chē)主也都不了解這些零部件。”上述從業(yè)人員說(shuō),“汽修店雖然都會(huì )向消費者提供維修單,列明維修項目、所需材料、費用等,但這并不足以讓車(chē)主了解車(chē)輛真實(shí)故障原因、維修具體過(guò)程。”
    如果汽修店以次充好、以舊代新,從而導致安全隱患,商家應該承擔怎樣的責任?
    中國人民大學(xué)法學(xué)院教授劉俊海認為,汽修店和消費者之間存在合同關(guān)系,應根據民法典合同編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,保護消費者的知情權、選擇權、公平交易權以及安全保障權。
    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(wù)所高級合伙人馬麗紅律師認為,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,經(jīng)營(yíng)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(wù)有欺詐行為的,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,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(mǎi)商品的價(jià)款或者接受服務(wù)的費用的三倍;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五百元的,為五百元。法律另有規定的,依照其規定。經(jīng)營(yíng)者明知商品或者服務(wù)存在缺陷,仍然向消費者提供,造成消費者或者其他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嚴重損害的,受害人有權要求經(jīng)營(yíng)者依照本法第四十九條、第五十一條等法律規定賠償損失,并有權要求所受損失二倍以下的懲罰性賠償。
    在馬麗紅看來(lái),如果汽車(chē)維修店不能按照消費者實(shí)際需求進(jìn)行維修,導致出現安全隱患,商家應承擔瑕疵擔保義務(wù);如果出現給消費者造成損失的情況,應對消費者損失進(jìn)行賠償。
    提供虛假證明文件
    里應外合套取保費
    隨著(zhù)汽車(chē)保有量迅速增加,旺盛的維修保養需求催生了不少汽修店。
    相對于街邊作坊式的汽修店,環(huán)境更好的大型汽修廠(chǎng)更加受到車(chē)主的信賴(lài),盡管價(jià)格上普遍高出不少,很多車(chē)主還是寧愿“花錢(qián)買(mǎi)個(gè)安心”。但事實(shí)上,這可能只是消費者的一廂情愿。
    天津河西的黃先生告訴記者,他為自己的汽車(chē)買(mǎi)了全險,前段時(shí)間出了一次事故,當時(shí)保險公司確實(shí)很負責任,但是需要黃先生在他們指定的維修站維修,黃先生接受了保險公司的意見(jiàn)??墒?,車(chē)從汽修廠(chǎng)開(kāi)出沒(méi)幾天就出現了行車(chē)熄火的問(wèn)題。
    之后,黃先生幾次去該定點(diǎn)維修站都沒(méi)能解決問(wèn)題。最后,黃先生自己掏錢(qián)去4S店維修時(shí)發(fā)現,當時(shí)事故發(fā)生時(shí)本該替換的零件并沒(méi)有替換。于是,他立即跟保險公司、汽修廠(chǎng)聯(lián)系,但對方卻說(shuō)當時(shí)檢查并沒(méi)有問(wèn)題,這次維修費用也不能走保險。
    北京一位業(yè)內人士張先生告訴記者,許多保險公司的定損員還會(huì )和4S店修理廠(chǎng)、事故受損車(chē)車(chē)主達成協(xié)議套取“回扣”費用。“曾經(jīng)我同事的車(chē)保險杠撞壞了,正常在外面廠(chǎng)家修理更換要花1500元左右。去了一家4S店后,定損員和他約好定損1500元,報給保險公司的(理賠金額)則是3000元,中間多出來(lái)的1500元,定損員和他‘分成’。”
    該業(yè)內人士說(shuō),有的修理師傅與定損員“合作”套取保費,他曾親眼見(jiàn)過(guò)一輛事故車(chē)在拆解定損之前,店里的維修師傅掄著(zhù)錘子,將原本完好的汽車(chē)水箱框架砸壞,然后定損員拍照定損,這樣能向保險公司要更多的錢(qián)。車(chē)主就成了“冤大頭”,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多交了錢(qián)。
    馬麗紅說(shuō),如果“以次充好,以舊充新”的汽修廠(chǎng)是保險公司指定的,給消費者造成了損失,保險公司和汽修廠(chǎng)構成共同侵權。刑法和保險法對保險欺詐有明確的處罰規定,如果保險事故的鑒定人、評估人、證明人等故意提供虛假的證明文件,進(jìn)行保險詐騙,構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責任;尚不構成犯罪的,應依法給予行政處罰。
    強化監管多方發(fā)力
    共同規范汽修市場(chǎng)
    記者在調查中發(fā)現,有些汽修店鼓勵員工通過(guò)多賣(mài)零部件來(lái)獲取提成,有些員工通過(guò)對車(chē)輛“做手腳”、增加維修次數或擴大維修范圍來(lái)提高收入。有些故障很簡(jiǎn)單,更換保險絲就能解決問(wèn)題,但是這樣賺不到錢(qián),于是有些汽修店就“小病當成大病醫”,本來(lái)只需局部維修的零部件被整件更換,只需更換小零件卻被說(shuō)成需要大修。這樣一來(lái),消費者往往要多支付幾倍甚至幾十倍的維修費。
    “由于汽車(chē)零部件數量多且品類(lèi)雜,存在專(zhuān)業(yè)壁壘,普通消費者根本無(wú)法判斷自己的愛(ài)車(chē)是否被過(guò)度維修、以次充好,甚至被捆綁消費了,往往陷入了越修毛病越多的怪圈。”馬麗紅說(shuō)。
    對于此類(lèi)情況,馬麗紅給消費者提出幾點(diǎn)建議:把車(chē)輛送去維修之前,首先要先做些功課,提前了解維修范圍,掌握汽車(chē)維修的一些基本知識,盡量避免被套路;在選擇承修方時(shí),盡量選擇那些重信譽(yù)、講信用的正規汽修店,注意商家的證照是否齊全,切勿去街邊無(wú)照維修點(diǎn);消費者要保存好相關(guān)證據,比如送檢前拍一下里程,更換汽車(chē)零件時(shí)查看一下零配件清單,在完成車(chē)輛交接時(shí)再次檢查是否維修完好,并保留好車(chē)輛維修記錄。
    馬麗紅認為,消費者很難從專(zhuān)業(yè)角度判斷是否在維修環(huán)節存在問(wèn)題,找鑒定機構也會(huì )有額外成本,周期也很長(cháng)。要徹底解決這個(gè)問(wèn)題,還是需要行業(yè)主管部門(mén)和協(xié)會(huì )自律組織加強監管和自我約束,從專(zhuān)業(yè)源頭上把好關(guān)。
    “行業(yè)主管部門(mén)也應該加強對保險公司的監管和行業(yè)建設,加快推進(jìn)車(chē)險信息平臺建設,建立配件價(jià)格、修理工時(shí)、工時(shí)費率行業(yè)標準。只有市場(chǎng)公開(kāi)透明了,才能做到童叟無(wú)欺,從而構建一個(gè)依法經(jīng)營(yíng)、誠實(shí)信用的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環(huán)境。”馬麗紅說(shuō)。
    劉俊海認為,消費者需要自我保護,汽車(chē)修理行業(yè)也要樹(shù)立嚴格的自律意識,商家要自我加壓,清除害群之馬。同時(shí),監管部門(mén)也要加大監管力度,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。

    欄目更新

    欄目熱門(mén)

    擦老太bbb擦bbb擦bbb擦,大地影视MV高清视频在线观看,色噜噜亚洲男人的天堂,久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,国产视频一区二区 挽起裙子跨开双腿运动| 18禁岛国电影| 日韩一品二品三品| 国产A级毛片久久久久久精品| 麻花传剧MV在线看星空| 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66| 国产麻豆剧传媒精品国产AV| 成全动漫视频在线观看| 午夜福利自怕| 开心婷婷五月激情综合社区|